首页 女生 同人衍生 日不坠落

总章

日不坠落 不在明里 3833 2022-05-20 22:10

  那一夜,雨下的很大

  他万念俱灰,扶着墙瘫坐在地上,任凭那瓢泼似的雨无情的击打他的身躯,他却发疯似的笑了。

  他叫六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孩。

  他挺惨的。

  二十三岁的时候,他被家里安排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结婚,第二年就有了个孩子,他为了这母子二人能过更好的生活,只身一人去深圳闯荡,历经几年他也赚到了五十多万,在当时来说可是大数目,即使放到现在,对我这种阶级的人说,这也是大数目。

  七年后他回到家里,老婆第一件事就是要跟他离婚。

  “孩子是你亲生的,我留给你也算是无愧于你了”那女人对他说。

  “那钱呢?”

  “什么钱”

  “我他妈拼了老命转钱,赚了五十多万不都给你了?”

  “那可是你自愿给我的,还想要回去?”

  “我只想知道在哪。”六幺越发生气了。

  “哦,我给我男人装修房子了,怎么了?你给我了就是我的。”

  他办了离婚,自己带娃,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但是这平淡的生活并不能磨灭他那颗发光发热的心,他想有所作为。

  他自学了医术,考到了中医证书,就拿这些年的积蓄租了一个店面,开了个小诊所,但是生意很惨淡,不久他便交不起房租了,只好关门。

  失业之后,他想过自杀,但想想自己的儿子,心中的希望又燃起了。他想要成功。

  坏运气开始了,谁会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走呢?他患了脑瘤。

  他也想追求自己的爱情,但是他怕了。他怕女人会不忠心,他怕儿子会受委屈,他怕自己给不了她好生活。

  六幺没办法了,他学会了吸烟,学会了酗酒。

  酒后,他就在阳台上嘶吼,好像这样可以排解他的忧伤,他瘫在地上,任凭豆大的雨落在身上,谁也不知道他是在哭还是在笑。

  他昏迷了三天。

  他认为自己这一生,活的丝毫不值,他没有兴趣爱好,没有稳定收入,甚至没有完整的家。

  颓废,谁又不会呢?

  妈妈将他骂醒了。

  当晚,他望了望熟睡的儿子,一眼,又看一眼,眼泪顺着那黧黑的脸颊流了下来。他给儿子留下一把钥匙,留下几百块钱,背着包,离开了这座城市。

  孩子很乖,并没有因为他的不辞而别而伤心,他给自己买了张车票,去了奶奶家生活。

  六幺来到了深圳。

  他望着那一座座高楼,心里百感交集。生活总算有了奔头,但面对这座陌生的城市,心慌慌。

  他听说电子产业发展好,就花出了身上仅有的一万块,采购了一批手机屏幕

  但那是深圳。

  他本以为自己捡大便宜,可以发一笔财,他收拾好场地,准备工作,却发现自己买亏了。

  手机屏幕成本价是他购入价格的十分之一。

  他又一次被生活打倒了。

  可他马上就有了新心思:虽然我购入价格高,但也是远低于世面价格。倒不如去其他城市重新抬高价格。

  说办就办,他不能委屈家中的孩子。他想给儿子好生活。

  第二天他便启程,这一站,是齐齐哈尔。

  他到站以后,立即四处奔波观察,最后在一个钢管厂旁边租了间便宜的门面,开始工作。

  东三省那时的经济实力毋庸置疑,在那个手机刚普及的时代,他马上就有了一大笔收入。

  就这样,他在东北待了三年。娃娃也在家苦了三年。

  他回家了。

  钱是有了,最着急的事就是娶媳妇。

  快四十的人了,没人照料,没人陪伴,精神是无比空虚的。

  他开始在家相亲,儿子看在眼里,但也没说什么。

  他最终还是忘了他的初衷吗?可能是吧。他原本是想给孩子最好的生活,让孩子不受苦,但最后也慢慢忘却了。

  一个月之后,他带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去了妈妈那里。

  女人很会打扮,精致的妆容,挎着名贵的包,不用想,六幺送的。

  反观他的儿子,穿着破烂的衣服,用着那一次次缝补的书包,却装着几本没有什么污渍的书。

  妈妈说自己不喜欢这个女人,孩子也不喜欢她,但六幺已经认定了,一定要和她结婚。

  他甚至直接把儿子抛给了他的妈妈。

  结婚当天,孩子听话的喊了声妈妈,但谁能想到孩子的内心有多痛苦。

  婚后三个月,他便去齐市打拼事业了。天有不测风云,那时早已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产业早已不挣钱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干别的生意。

  他重拾了自己的医药活,要到天津参加培训,再开诊所。

  他又待了三年。买了一堆仪器,发现这些昂贵的仪器毫无作用。万幸的是,他三年的医术培训是真实有效的。

  他把仪器当做废铁卖掉了。

  他回了家。

  那年的六幺,已经四十三岁了。儿子也早已步入高中。

  而妻子却在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从来没有管过孩子,仿佛她不曾嫁过去一样。

  终归是他的儿子,他心疼。

  最终还是离婚了,一切归零。

  他现在只想陪着他的儿子,但他已经无法取得孩子的信任,虽然孩子从没有表现出来过。

  一晃四十年,这不就是普通人的生活吗?

  可能会认为我写的草率吧,但当你们低头回首往事,一辈子哪有什么精彩事,又怎么会没有精彩事,一笔带过罢了。

  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了,失去了财富,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儿子的信任,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

  再没有了。

  他的确对不住自己的孩子,但又有谁会考虑他的脑瘤呢?

  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四十六岁那年的夏天,他已预感到了什么,他独自去了医院。

  医生说还剩五年时间。

  有没有思考过我为什么取这样一个题目?

  故事才刚刚开始。

  他深知自己对家人欠下了太多,反正已时日无几,他想给自己的一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他找了三天,找到了孩子生母的联系方式。他们谈了好久,女人哭了好久,她对自己抛夫弃子感到羞愧,认为自己没有脸面面对六幺,更无法面对儿子。她常年遭受家暴,住的还是破烂的土房,本来憧憬的自由生活,只不过是带着六幺的钱给丈夫当做赌资罢了。

  此时已是多年未相见,儿子早已模糊了她的样子。

  她应六幺的要求,每次偶遇在孩子身旁,独自哭在儿子背影后。

  老母亲心脏病很久了,医嘱是不能劳动,不能生气,但他还是把儿子寄养在母亲那里好多年。他决定拿出自己的积蓄,为母亲治病。

  儿子从小爱音乐,但他却总是漠视、忽视、甚至打击,因为穷。赚钱之后,他也没有再关心过儿子的一分生活,他要为自己缺失的爱赎罪。

  他拿三千块钱给儿子买了把吉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儿子好好学习,他在吉他箱里塞了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爸爸爱你。

  他开始认真对待生活了。他每天都会喝一点酒,但并不是以往的酗酒,而是品味;他每天都会在家里待很久,但家中从未出现一丝的不整,他也会用心对待;他每天三餐按时给儿子准备好,他与儿子一同听音乐,一同熬夜,一同追剧,一同做他喜欢做的事,他用尽全力挽回了儿子的信任,他担当起了一个好爸爸的角色,他与儿子共同成长。

  他开始关心妈妈的生活,妈妈吃素,他便每天端些水果和素菜给妈妈,妈妈信仰佛教,他便在家中开辟了一角作为佛堂,把妈妈接进家住,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孩,终于长大了。

  但很快,家中便没了经济支撑。

  但他这次不会焦躁了!他不会再落入困境了!他不会让悲剧重演了!他在家中熬了三个大夜,他把自己的医书全部翻看了一遍,他买了块猪肉,每天联系扎针,不出一个月,他便将自己的医术巩固住了。他重新装饰家中门面,直接以家作为诊所,为人看病。

  儿子一直都将父亲的举动看在眼里,他自学广告设计,拿自己多年攒下的那一张一张带血带泪的压岁钱打印了一摞广告单,上街分发,日复一日,很快,家中便很有了生意。

  这一干就是一年啊,儿子也要上大学了。

  他很争气,考进了一所重点本科院校。

  就医院所说,他的生命还剩四年。

  那正好就是儿子大学毕业了。

  他又在盘算了。如果他能在儿子毕业后再走,那是多好的事啊,他更想要陪儿子步入社会,一步一步指导儿子,不要让他走了太多的弯路,如果能见到自己的儿媳妇多好啊,不知不觉,眼泪又从脸上滑落,他的眼中充满了太多。过去的回忆,未来的憧憬,对岁月的感叹,此刻皆融入眼中。

  他趴在桌子上,眼泪一颗一颗掉落,落到岁月中,落到家庭里,落到年轻气盛中,落到婚姻失败中,落到死亡中,绽放的那样美丽。

  他含着泪,含着笑,含着不舍,含着满足,走了,就这样走了,但日,永不坠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