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明消逝之地

第八十六章 突然来客

神明消逝之地 lolovin 3281 2022-05-20 22:06

  洛尔温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从尤娜身上散发出的,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气场,以及如泄洪般喷涌而出的魔力,裹挟着阵阵寒意向自己袭来。

  这种感觉让洛尔温不寒而栗,但却又无比熟悉。来自娜法路深谷的深渊气息。这股气息让他在不断克服内心的恐惧之后热血沸腾。

  魔物猎人与卢米埃尔的旅行法师一样是游荡在整片大陆的冒险者。不过他们所携带的使命与那些自由快活的魔法师完全不同,魔物猎人顾名思义,以猎杀魔物为己任。大部分的魔物猎人都依靠接取委托来谋生,能力越强,能够猎杀的魔物就越强,委托人给的报酬就越多。

  洛尔温自然不例外,而且他的能力整个魔物猎人群体都有目共睹。在魔物猎人中流传着他的传说,乘着一叶扁舟的银色猎手,在皎洁的月光下,用挥洒着鲜血的利刃斩杀巨大海怪的故事至今仍被人所津津乐道。

  既然是魔物猎人,娜法路深谷自然被划入猎人的笔记中。然而事实上是,几乎没有猎人从那里回来过。无数身怀绝技的猎手抱着发财梦接下带着各自目的的委托人的委托来到那里,最后无一例外地杳无音信。久而久之,没有猎人再愿意前往那个恐怖之地,为了自己的名声,他们将那里描述成荒芜之地,寸草不生,没有狩猎的价值。

  但洛尔温知道这只是猎人的自我安慰。他能感受到那狭长深谷中升腾而起的黑雾中所蕴含的死亡与不详。在夏日的雨夜,他悄悄潜入到“银光”拉米特兰的府邸,面对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自己床前的银色猎人,这位魔法院的院长并没有惊慌失措。

  “深谷之中潜藏着恶鬼,替我杀了她。我会满足你一直以来的夙愿。”

  拉米特兰对自己的身世了如指掌,这让本打算要挟一下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的洛尔温一时间不知所措,只能答应。尽管不爽,但对方的承诺让他无法拒绝。

  站在娜法路深谷边,洛尔温能够感受到从那深不见底的深渊中传来的阵阵低语,而就是在这时,谷底升起的一团黑雾落在地面,淡粉色长发的少女出现在面前。少女不由分说的袭击让洛尔温不得不应战,这便是洛尔温与尤娜的第一次交手。

  战斗以当时尚未获得结晶枪的洛尔温落败逃离,刚刚接受深渊进一步洗礼的尤娜以压倒性的力量获胜结束。仓皇逃窜的洛尔温内心充满恐惧,但又十分不甘。他并没有去跟拉米特兰复命,他本就没打算做她的走狗。洛尔温暗自发誓,一定要亲手将尤娜的头颅砍下,作为自己最自豪的战利品。

  他在卢米埃尔的山谷中找到了结晶洞,获得了能够生出结晶的结晶枪,不断地提升锻炼以后,他无数次寻找尤娜的踪迹,大大小小的打斗进行了数十次。起初,洛尔温依旧占下风,但总能顺利脱身;后来,他能明显感觉到尤娜的力量在衰弱,而尤娜也不得不承认洛尔温的力量时时刻刻都在突飞猛进地增长。随着二人的战斗从一开始的尤娜压制变为难分胜负,尤娜开始有意躲避洛尔温。但洛尔温的穷追不舍让尤娜总是不得不面对这个千方百计要杀了自己的人。

  终于,在尤娜来到涅斐斯时,与洛尔温的战斗落败了。月光下的海滩上,长枪直接贯穿了她的身体,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的尤娜能感受到冰冷的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然而洛尔温终究还是失算了一步。

  诡异的巨浪从海面升起,将二人卷入海水中。平静的海面不可能突然升起仅仅一次的巨浪,这时,奋力逃回海岸的洛尔温才意识到,本该在自己刀下身首分离的女人早就跟大海里的那些“怪物”做了交易。

  从那以后的很长时间,不再有尤娜的音讯。直到不久前,猎人朋友送来的信息。

  在这一次的交手最开始,洛尔温就认定了自己的胜利。他甚至没想到用作骚扰的弩箭都能轻易让尤娜受伤,更别提之后的几下交手,不管是力量还是魔法强度,尤娜显然已经没那么强大了。与第一次交手时天差地别。

  但在她喝下那奇怪的液体,空气中飘起异香以后,那个可怕的怪物仿佛又回到自己面前了。不过与当初不同的是,面前的尤娜无法感受到理智,双眼充满混沌。

  回过神来的洛尔温用结晶枪的枪尖在自己身前划出圆弧,细小的结晶在地面上生长。延时结晶能够保证突如其来的攻击到来前为自己分担冲击。果然,延时结晶刚刚形成,带着巨大威压的尤娜就像自己冲来。

  她的动作甚至没让洛尔温完全看清。洛尔温立刻向身侧闪去。感应到尤娜靠近,延时结晶瞬间爆开,在原地形成扇形的尖刺晶簇,但尤娜只轻轻挥舞镰刀,结晶就轻易被击碎。闪着紫色电光的镰刀带着黑雾向洛尔温挥来,他立刻举起结晶枪阻挡。

  除了猛烈的碰撞声外,还有来自深渊的冰冷气息。被巨大冲击震飞的洛尔温在空中调整姿势,借着身后的树干反身蹬起,剑身喷涌出鲜血,重新冲向尤娜。黑雾中的尤娜自然也察觉到洛尔温的攻击,无数漆黑触手向洛尔温袭来。

  这一招洛尔温见识过多回。他在空中旋转身体,鲜血剑上的血液在空中挥洒成圆弧,伴随着暗红的光芒形成锋利的剑刃,直接切开伸向洛尔温的触手。来到尤娜面前,那股冰冷的气息更加强烈,让洛尔温有一种生理上的厌恶,只想快速杀掉这个女人。

  但如果真的能轻松杀死,自己也就不会追寻她这么久了。又是一次金属的碰撞,两人再次拉开距离。但不同的是,尤娜的镰刀上多出了几滴红色的液滴。似乎感觉到不对,尤娜立刻将镰刀脱手扔向身旁,但还没来得及做这个动作,镰刀上的红色液滴就化为血红色的尖刺刺向尤娜。

  血色荆棘。鲜血剑雷吉纳的特殊能力。从剑身源源不断流淌的“血液”由魔力以特殊方式凝聚而成,可塑性极强,沾染在物体上之后依旧能在短时间内受施术者操控变换形态。这也是洛尔温能够仅凭这把长剑就斩杀甚至比船只还要巨大的海怪的原因,血液汇聚的巨大血刃直接切下海怪的头颅,如果没有亲眼所见,没人会想象出那是怎样壮观的场面。

  不过尤娜可没有海怪那么好对付。尖刺被尤娜极限躲开,她的腰极其不自然地向后仰去,就好像她的身体不受自己操控一样。洛尔温觉得有一丝怪异,从刚才的无法交流到现在奇怪的行动,处处都表现出尤娜“失去自主意识”的现象。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积累在体内的深渊终于爆发,冲毁了她的精神,但这都不是洛尔温需要担心的。他现在只要杀了她就好。

  洛尔温再次放下结晶枪。这把枪本身就是用于防身与远距离攻击使用的,结晶枪本身的强度并不足以作为主要武器来使用,还会分走自己的一部分魔力,面对尤娜显然得不偿失。松手以后,结晶枪得淡蓝色光芒渐渐淡去,而右手上的鲜血剑则显现出真正的形态。

  原本只是流淌与剑身上的血液现在可以用喷涌来形容。这些魔力凝聚的“血液”不再喷洒在地上,而是如水流般环绕在剑身周围,最终,多股血流汇聚在一起,献血剑不再是细长的银白长剑,而是闪着血红光芒的弯刀。

  “一决胜负吧,怪物。”

  洛尔温高举血红的弯刀向尤娜冲去,而尤娜也在黑雾的包裹中挥舞暗紫色的镰刀。

  温特商会。小队剩余的几人,除了斯托恩和瑟莉娜先去城内的旅团分会处理事情,其他的人都在瑞恩的房内等着尤娜的消息。

  “我说薇儿,你也别太担心了,尤娜对这里很熟悉,不会有什么事的。”瑞恩说道。薇儿虽然不想表现出来让大家厌烦,但她不安地摩挲尾巴鳞片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子里格外的明显。

  “嗯...但是...”薇儿没有继续说,她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其实她早就觉得自己这种时常忧心忡忡的性格并不很好,但偏偏这些突如其来的直觉给自己的感受又那么真实,就好像尤娜现在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一样,她甚至怀疑这是一种病。

  “总之这样等着也不是个办法,虽然她说这个世时间左右就能回来...”

  咚咚咚。

  急促的上楼上从门外传来,随之而来的是同样急促的敲门声。

  被打断说话的西古德起身去开门,发现门前站着一个身穿黑斗篷的人。那个人掀开兜帽,却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震惊。

  “乌迪诺?!你是怎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